碧山原名後山,據碧山陳氏宗祠重修誌中記載:「先祖原係河南光固始籍,支分福建泉州晉江縣深滬鄉,始姐德宗公,仕元官,居一品平章事,以剛直建言,其三子在家聞訊,乘舟泛海而逃,中流風散,開基祖存仁居次,帶妻柳氏遇風票至金門後山鄉海邊,登岸擇地,因世居焉。蓋深滬前臨海,背有後山與碧山峰,祖乃五房派下,因不忘本而沿用後山與碧山,其名之由來也。」

碧山有源自美人山的水源自村前流進田浦溪,是栽培芋頭、蔬菜的產地,雖有海面強風,但因村後有高地沙坵阻擋,故風沙不強,反而有漁撈之利。清末廈門開埠,掀起閩南人出洋謀生的熱潮,碧山僑民以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居多數,在僑居地有成就都不在少數,聚落中不僅有型式多樣化的洋樓,也有頗具特色的半洋樓式宗祠,諸如創立於1931年的「睿友小學」。(金沙鎮志)
出磚入石的砌牆格式是傳統閩南式建築中常見的工法之一,這種砌法的原因是源自於清初遷界之後,當局勢穩定時,人們自內地返回家園,而園廬已然殘破,先民便含淚搜集殘磚破瓦與石塊疊砌成頗具特色的牆體以重建家園,這種砌法的形是有幾種,磚(瓦或甓)凸出,石塊略凹者稱為「出磚入石」,反之稱為「出石入磚」,若以甓、瓦、磚相互疊砌時,則稱為「出甓入磚」或「出瓦入甓」。
金沙鎮的碧山村又稱為后山,村中的陳清吉祥樓是村中最具規模的建築體,立面屬三塌壽格局,三塌壽應是雙塌壽的閩南語諧音,塌壽又稱凹壽。洋樓的塌壽之所以稱為雙塌壽,因左右凸出部份的八角樓之間一凹,進入五角氣的廊道一凹,故稱雙塌壽,本樓尚有過水通龍邊的附屬建物,並有牆規維護,面積頗大,門匾書寫「五公衍派」有別於陳氏郡號「穎川衍派」,應是小郡號。
金門早期的新式學堂都是華僑匯寄僑資回來興辦的,碧山的睿友學校便是典型的僑資學堂,其建築格式,很明顯的具有洋樓的格式和裝飾語彙,整個立面是有別於一般所謂八角樓的凸龜形式,而是四角凸龜,五腳氣的廟道,高聳的山牆,波浪行的規帶,壓欄的女兒牆,還有四導水的紅瓦頂,雖然大異於傳統閩南建築的佈局與建築格式,然卻能柔和的融入社區的整體環境之中,是樂育英才與鄉親父老的希望搖籃之所。
陳清吉洋樓的建體規模宏偉,線條明暢有力,其基座為高級的泉州白功夫石,雙凹(塌)壽間的五腳器迴廊裝飾華美,兩側的八角樓也以鋼建厚實的窗框架構砌築而成,整體造形具有一種陽剛的美感與陳德幸洋樓的多彩富麗大異其趣,也各成春秋。
碧山陳德幸洋樓的正面是凸龜造型的立面,與陳清吉洋樓剛好形成相反的格局,紅紅的顏只柱,雄渾的氣勢;圓圓的拱門,諧和的色調,還有壓欄與山牆所構成的豐富語彙,在藍天與綠樹的映襯下,確實令人驚艷不已。
碧山的陳德幸洋樓側面圖,其前院有牆規維護的外深井,後落為平房攑頭,屋頂為雙導水,攑頭的規壁上有後尾門,大厝身的大規壁上有窗子與背墜上的規尾窗及一樓的大壁身的窗子形成一直線。
碧山的風獅爺,風師爺的信仰是金門特有的民俗文化,它除了具有避風、制風煞、護家園、庇安寧的作用之外,人們藉著雄獅威猛,附予吉祥祈福的神靈,甚至還具有賜人子嗣的靈性,許多村落的風師爺特別凸顯其具有生殖能力的陽器,就同普遍存在於世界各地的陽具生殖崇拜一樣,本尊風獅爺前的小香爐,就是祭拜時的禮器。
國人對威猛的獅子,產生了一種崇拜的心理,是源自於心理上的敬畏和祈求的心態,敬其威可以懾百獸,畏其猛可以摧萬堅。祈其神可以護生靈,求其力可以庇安康。而矗立於金門各村落間的風獅爺更被廣義的賦予各種神威了。金門的風獅爺清一色的幾乎都是雄獅的造型,鮮有母獅造像,也為特色之一。全國各處的獅座造型都是座獅,惟有金門的獅子是直立式的造型,此為特色之二。
規尾上的翹背(燕尾脊),流線形的規帶壓在出料磚上,寬寬的博版與細長鳥踏線圍成一座山牆,牆上厚實的規尾窗與凸出的窗眉,這是標準的閩南式建築形式之一。
出磚入石的砌牆格式是傳統閩南式建築中常見的工法之一,這種砌法的原因是源自於清初遷界之後,當局勢穩定時,人們自內地返回家園,而園廬已然殘破,先民便含淚搜集殘磚破瓦與石塊疊砌成頗具特色的牆體以重建家園,這種砌法的形是有幾種,磚(瓦或甓)凸出,石塊略凹者稱為「出磚入石」,反之稱為「出石入磚」,若以甓、瓦、磚相互疊砌時,則稱為「出甓入磚」或「出瓦入甓」。
金沙鎮的碧山村又稱為后山,村中的陳清吉祥樓是村中最具規模的建築體,立面屬三塌壽格局,三塌壽應是雙塌壽的閩南語諧音,塌壽又稱凹壽。洋樓的塌壽之所以稱為雙塌壽,因左右凸出部份的八角樓之間一凹,進入五角氣的廊道一凹,故稱雙塌壽,本樓尚有過水通龍邊的附屬建物,並有牆規維護,面積頗大,門匾書寫「五公衍派」有別於陳氏郡號「穎川衍派」,應是小郡號。
碧山陳清吉洋樓的凹壽迴廊,俗稱五腳氣,或稱為五腳基,樓層間的出料下為水車堵,水出堵嵌以東洋瓷磚,色彩鮮麗明朗,二樓的欄杆以泉州白的花崗石為壓頂,以花瓶狀的素材為杆,寓有穩當平安之意,壓石上在裝設厚實的鐵欄杆,想見洋樓的主人對防禦設施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