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中的三合院建物,其左側有一排護龍厝,護龍的長度超出尾櫸,右側的偉櫸在加蓋一座外櫸頭,在大門的牆規樓外再圍上一排低矮的牆圍,形成具有內深井(內深井因為有四櫸頭,所以有上下深井之分)與外深井之分的別式大院。
山后民居的整體格局是採用梳式布局法,其功能是一、可以調節氣溫,梳式布局可以有效的減少輻射熱,配置得宜,則夏季通風良好,冬季則可以阻蔽東北季風的吹襲,而達到冬暖夏涼的功效,二、具有防禦作用,梳式布局可以設置隘門,以封鎖巷道,有利於建立防衛系統而達到防禦上的功能,三、為營造法則的典範,傳統的營造技藝之傳承與經驗的累積,使得梳式布局成為常民所樂於採用的一種典範。四、具有成長的空間,梳式布局可以向四方作延伸性的擴建,使聚落達到良好的成長空間。
山后下堡的感應廟,下堡為梁姓家族聚居的聚落,據說是南宋高宗時的狀元宰相梁克家之後裔,於元朝初年播遷來金,其燈號為「梅鏡堂」,郡望稱為「梅鏡衍派」,此廟為下堡的鎮境之廟,主祀「金王爺」,其千秋日是農曆的八月二十五日。
山后的風獅爺位在下堡的感應廟前,坐東向西,塑材是石雕,身高有103公分,寬約38公分。本尊風獅爺祭祀時辰與感應廟的王爺作雕同時舉行,為319六姓府的千秋日及815的金王爺的千秋日。山后村分為頂堡、中堡和下堡,因中堡的翹脊屋脊正對下堡的房子,中堡屋宇的座向為座西北向東南,而下堡的房子座向為作東北朝西南,中堡的屋脊正沖下堡屋宇的門庭,是為箭煞,為了化解此煞,而豎立此風獅爺。
山后下堡的感應廟其建築格式為兩進式加左護龍,一般廟宇的護龍地區俗稱為「憩仔室」,意旨是供香客膜拜神明後,可稍作休息的場所,也為廟中各種祭祀其王爺出巡各種禮器與神輦的置放處。廟前有天公爐,並有座獅一對,一般廟宇的的座獅左邊玩弄繡球為雄獅,右邊玩弄小獅子的為雌獅。前進的簷廟為全凹,俗稱直凹壽。
水車堵是鏡面牆上的精華部分,也是泥水匠師展現其藝術天分的創作園區,堵內大多是一些泥塑的山水樓閣或歷史小說中的忠義情節之人物故事,細長的水車堵常分成三部分,以細緻的框架區隔,其色彩原是繽紛奪目的,只因歲月的蝕啃,華彩已然褪盡,水車堵下的臉堵以楷體書有「純嘏天錫」,意為頤養天年,壽至長齡,乃是上天所賜的福氣。頗有樂天知命的違人胸臆。
山后的風獅爺位在下堡的感應廟前,坐東向西,塑材是石雕,身高有103公分,寬約38公分。本尊風獅爺祭祀時辰與感應廟的王爺作雕同時舉行,為319六姓府的千秋日及815的金王爺的千秋日。山后村分為頂堡、中堡和下堡,因中堡的翹脊屋脊正對下堡的房子,中堡屋宇的座向為座西北向東南,而下堡的房子座向為作東北朝西南,中堡的屋脊正沖下堡屋宇的門庭,是為箭煞,為了化解此煞,而豎立此風獅爺。
山后下堡的感應廟,下堡為梁姓家族聚居的聚落,據說是南宋高宗時的狀元宰相梁克家之後裔,於元朝初年播遷來金,其燈號為「梅鏡堂」,郡望稱為「梅鏡衍派」,此廟為下堡的鎮境之廟,主祀「金王爺」,其千秋日是農曆的八月二十五日。
山后下堡的感應廟其建築格式為兩進式加左護龍,一般廟宇的護龍地區俗稱為「憩仔室」,意旨是供香客膜拜神明後,可稍作休息的場所,也為廟中各種祭祀其王爺出巡各種禮器與神輦的置放處。廟前有天公爐,並有座獅一對,一般廟宇的的座獅左邊玩弄繡球為雄獅,右邊玩弄小獅子的為雌獅。前進的簷廟為全凹,俗稱直凹壽。
感應廟的前進是拜殿,屋脊為燕尾脊,後進的屋脊也是燕尾脊,但後進為神殿,神殿中坐壇的是具有神威的五爺,五爺是鎮境的守護神,其神力無邊,而翹脊的燕尾具有煞氣。所以後進神殿的屋脊必須再豎造一座圭形的假脊以擋沖煞之氣,圭形的屋脊於五形中屬土。
面南的民居聚落,於血緣關係上要建宗廟,宗廟是單一姓氏的宗廟,是私廟,供奉的是自家的祖先神靈。於地緣關係上要建宮廟,公廟是眾家多姓氏的神廟,是公廟,供奉的是忠孝節義的先民。兩者都是護祐生靈的神明,但建築風格卻有後大的區別,俗稱「紅宮烏祖厝」,即宮廟的色調是紅色的,而家廟的色調是黑色的,紅色代表喜慶之意,黑色的則代表端肅之意,古時所謂「開祖厝門」是一件十分重大而嚴肅的事情,他具有齊家與清理門戶的意思,而黑色的色調在傳統上就是代表一種大公無私與無畏無懼的法制與情意。
下堡是梁氏族人的聚居之所,其宗祠的大厝高朗軒昂,前有翼廊及山門,其風格應屬一落格局,翼廊與山門皆非厝身,故既非二落厝,也不是一落二櫸頭,其山門仍是牆規樓的放大。右側的為一落四櫸頭的三合院,其大厝身明顯的低於宗祠的高度,此即受到禮制與倫理的制約而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