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移民多以水源充足、地力較豐、臨近港澳、避風禦寒等考慮,作為選擇聚居地的基本條件。因此,除了金門城及峰上、田埔、官澳、成功、烈嶼等,是以軍事防禦作為考量之外,大體上金門聚落的擇定是以實際生活需要為原則。而金門的傳統聚落及民居佈居的根本精神乃是宗法倫理之體現。因為多數聚落的社會組成是單姓血緣宗族,這些單姓村以「房份」作為內部空間組織。在金門,整個聚落最重要的建物為宗祠,宗祠每年舉行祭祖活動,來進行權利與義務的劃分,以凝聚宗族的認同。


傳統建築文化可說是金門國家公園內豐富的文化資產,目前有歐厝、珠山、水頭、瓊林、山后、南山和北山等七個代表性的傳統聚落 :


●南山,北山 :南山,北山隔雙鯉湖相對望,與林厝合稱(古寧頭).此地曾是(古寧頭大戰)主要戰場所在,村內仍見斑斑彈痕與多出戰役遺蹟

●山后 : 山后中堡有十八間格局工整的二落大厝,燕尾起翹昂揚,配以完整的橫向 們,呈現經整體規劃而精緻的聚落型態.

● 瓊林 : 聚落型態保存良好,為昔日規模最大的聚落;明清二代登科受祿者眾,並以(七座八祠 )著稱,保有完整之種宗族制度與祖活動.

●水頭 : 從清乾隆年間的傳統閩南式二落大厝,到民初與築的洋樓群,不同時期,風格迥異的民居建築,形成水頭獨特的地城風貌.

● 珠山 : 整個聚落以大宗宗祠與大潭為主軸,建物依序配置在周緩坡上並面向大潭,充分展現傳統聚落因地制宜之環境哲學.

● 歐厝 : 上社的隘門群組,界定了共同生活空間並形成防禦效果;下社完整的落四巨攑頭建築群,則表現了(梳式佈局)的特徵,古意樸實,各異其趣.


不論是空間景觀的表現或是日常的民俗風情,金門國家公園都蘊涵了深厚的文化內涵,而這些特色也是生活在金門地區這片土地上的百姓所共同擁有的可貴文化資產.
斗仔砌是地區在閩南居建築重要的砌牆法之一,在「三堵一甓砌」和「三倒一甓」及「一堵一甓」等多種不同的砌法,圖中的牆體紅料砌法就是屬於「三堵一甓砌」,其砌法就是以三塊直立的甓磚一塊置成直角甓磚圍合成一個斗狀的凹槽為斗,在於槽內斗中填塞泥漿等填塞物,再於其上用甓磚封蓋,如此重複砌斗填泥的砌法,稱為斗仔砌。
三合院的牆規樓,中間加上一座泥塑的辟邪物,是以水泥塑成的如意頭立牌,上繪八卦或符錄圖案以為避邪之用,然因年久,所會的八卦或符錄均已完全剝落淨盡,留下一件突兀得外加構件,令人好奇。
瓊林村牆邊的抽水唧筒,牆體的砌法是亂石混合砌,將各種不同材質混和築砌成一幅肌理層次多樣而富有自在的構圖趣味,顏只線下的石仔腳素材與金門其他聚落的花崗石材不同,其石材多取自於附近陳仔山(一稱亭仔山)的天然礦石(褐鐵礦石或稱鋁礬土石),色澤為紫褐色或赭褐色。抽水唧筒的取水構件盛行於五十年代的金門,圖中的唧筒以鏽剝嚴,顯然早已廢置不用。
金門的中部有許多地方存有鋁礬土塊或褐鐵石塊,附近的聚落如瓊林、陳坑尚義與息果山等之居民建築便就地取材,以此等石材作為建物的基礎構件,形成亂石砌的石仔腳與大規模壁的出甓入瓦及鳥仔踏上的山牆構成一種和諧溫暖的居家景況。
瓊林是一個世家顯宦蔡氏封建家族,其宗祠與祭典文化在金門也是獨樹一幟的,除了各房祧各有其奉祀的宗祠之外,其宗廟建築也各具特色,在現存七座八祠之中,六世宗祠是屬於坑墘派下的宗祠,奉祀六世竹溪為主,建築格局是屬於一落雙翼廊的三合院,屋脊上有龍吻三對,龍吻及螭吻,是宗廟建築的必備條件之一,具有守望與護衛外出子孫發達的象徵功能,也是祈求子孫昌旺與出類拔萃的具體表徵。
該棟瓊林建物的燕尾高翹,出料深厚博版寬大,脊墜狹窄,規尾窗也顯得瘦削,整座山牆看來頗有簡樸淡雅的閨秀之美,大規壁、顏只柱與石 所砌成的石仔腳,在秀麗之中也透出粗曠與厚實的堅壯之美。圖中為前落的燕尾脊,其規代陽坡短而陰波長,鳥踏現與陰波齊,陽坡起向稱為加向(比陰坡的規頭高)是一般閩南物厝深構築的規矩。

Archives

數據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