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移民多以水源充足、地力較豐、臨近港澳、避風禦寒等考慮,作為選擇聚居地的基本條件。因此,除了金門城及峰上、田埔、官澳、成功、烈嶼等,是以軍事防禦作為考量之外,大體上金門聚落的擇定是以實際生活需要為原則。而金門的傳統聚落及民居佈居的根本精神乃是宗法倫理之體現。因為多數聚落的社會組成是單姓血緣宗族,這些單姓村以「房份」作為內部空間組織。在金門,整個聚落最重要的建物為宗祠,宗祠每年舉行祭祖活動,來進行權利與義務的劃分,以凝聚宗族的認同。


傳統建築文化可說是金門國家公園內豐富的文化資產,目前有歐厝、珠山、水頭、瓊林、山后、南山和北山等七個代表性的傳統聚落 :


●南山,北山 :南山,北山隔雙鯉湖相對望,與林厝合稱(古寧頭).此地曾是(古寧頭大戰)主要戰場所在,村內仍見斑斑彈痕與多出戰役遺蹟

●山后 : 山后中堡有十八間格局工整的二落大厝,燕尾起翹昂揚,配以完整的橫向 們,呈現經整體規劃而精緻的聚落型態.

● 瓊林 : 聚落型態保存良好,為昔日規模最大的聚落;明清二代登科受祿者眾,並以(七座八祠 )著稱,保有完整之種宗族制度與祖活動.

●水頭 : 從清乾隆年間的傳統閩南式二落大厝,到民初與築的洋樓群,不同時期,風格迥異的民居建築,形成水頭獨特的地城風貌.

● 珠山 : 整個聚落以大宗宗祠與大潭為主軸,建物依序配置在周緩坡上並面向大潭,充分展現傳統聚落因地制宜之環境哲學.

● 歐厝 : 上社的隘門群組,界定了共同生活空間並形成防禦效果;下社完整的落四巨攑頭建築群,則表現了(梳式佈局)的特徵,古意樸實,各異其趣.


不論是空間景觀的表現或是日常的民俗風情,金門國家公園都蘊涵了深厚的文化內涵,而這些特色也是生活在金門地區這片土地上的百姓所共同擁有的可貴文化資產.
方正的甓磚,碎裂的尺磚與顏只磚塊共同組成的牆體,其牆體砌法稱為出甓入磚砌,牆中已破瓦組砌成葫蘆狀的圓形,葫蘆是暗八仙之一(李鐵拐的隨身法器),具有收服妖邪的作用,器在牆上,顯然是取其避邪物成分為多。
瓊林六世宗祠的牆規樓(大門入口上的高牆),其形制同於燕尾脊大厝身的雙島水坡面,牆恥樓的形制多種,有坪頂式與四島水式及燕尾式等多種,牆規的延伸與加大形成了三合院的雙蓋廊過水間,是閩南建築形製中的一種美麗的變異體。
該棟瓊林建物的燕尾高翹,出料深厚博版寬大,脊墜狹窄,規尾窗也顯得瘦削,整座山牆看來頗有簡樸淡雅的閨秀之美,大規壁、顏只柱與石 所砌成的石仔腳,在秀麗之中也透出粗曠與厚實的堅壯之美。圖中為前落的燕尾脊,其規代陽坡短而陰波長,鳥踏現與陰波齊,陽坡起向稱為加向(比陰坡的規頭高)是一般閩南物厝深構築的規矩。
瓊林蔡氏大宗宗祠俗稱蔡氏家廟,創建於明神宗嘉靖八年,據說此祠建於「牡丹穴」上,所以能夠蔭庇利代子孫榮華富貴,明清兩代瓊林計有進士六人、舉人七人、貢生十五人、國子監生二十七人、生員八十人。此宗祠建於清乾隆三十五年,主祀蔡十七郎公至五世祖及歷代仕官宗賢,共三十五位。蔡氏大宗家廟的屋脊與山牆(脊墜)均有極為精緻的剪黏與泥塑。內部裝飾也極為華麗,可稱金門宗祠之冠。
六世樂圃公暨十世廷輔公宗祠,為瓊林所謂「七座八祠」中唯一的「一座二祠」,為瓊林保存牌匾與對聯最為豐富的一座,包括「御賜里名瓊林」扁在內,總計24塊皆極具歷史價值,本宗祠屬於瓊林新倉下二房的宗祠,瓊林第八世蔡會陽有三子,為蔡襲,開瓊林新倉長房,蔡敬,開新倉上,下二房,蔡文開新倉三房。
瓊林到處可見燕尾屋脊交錯,更以家廟多著稱,共有七座,除人丁興旺之外,更以瓊林人在明代登科受祿眾多有關,因此家廟內 懸滿著許多著名的匾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