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移民多以水源充足、地力較豐、臨近港澳、避風禦寒等考慮,作為選擇聚居地的基本條件。因此,除了金門城及峰上、田埔、官澳、成功、烈嶼等,是以軍事防禦作為考量之外,大體上金門聚落的擇定是以實際生活需要為原則。而金門的傳統聚落及民居佈居的根本精神乃是宗法倫理之體現。因為多數聚落的社會組成是單姓血緣宗族,這些單姓村以「房份」作為內部空間組織。在金門,整個聚落最重要的建物為宗祠,宗祠每年舉行祭祖活動,來進行權利與義務的劃分,以凝聚宗族的認同。


傳統建築文化可說是金門國家公園內豐富的文化資產,目前有歐厝、珠山、水頭、瓊林、山后、南山和北山等七個代表性的傳統聚落 :


●南山,北山 :南山,北山隔雙鯉湖相對望,與林厝合稱(古寧頭).此地曾是(古寧頭大戰)主要戰場所在,村內仍見斑斑彈痕與多出戰役遺蹟

●山后 : 山后中堡有十八間格局工整的二落大厝,燕尾起翹昂揚,配以完整的橫向 們,呈現經整體規劃而精緻的聚落型態.

● 瓊林 : 聚落型態保存良好,為昔日規模最大的聚落;明清二代登科受祿者眾,並以(七座八祠 )著稱,保有完整之種宗族制度與祖活動.

●水頭 : 從清乾隆年間的傳統閩南式二落大厝,到民初與築的洋樓群,不同時期,風格迥異的民居建築,形成水頭獨特的地城風貌.

● 珠山 : 整個聚落以大宗宗祠與大潭為主軸,建物依序配置在周緩坡上並面向大潭,充分展現傳統聚落因地制宜之環境哲學.

● 歐厝 : 上社的隘門群組,界定了共同生活空間並形成防禦效果;下社完整的落四巨攑頭建築群,則表現了(梳式佈局)的特徵,古意樸實,各異其趣.


不論是空間景觀的表現或是日常的民俗風情,金門國家公園都蘊涵了深厚的文化內涵,而這些特色也是生活在金門地區這片土地上的百姓所共同擁有的可貴文化資產.
此圖為凸規厝的鏡面堵,因為其石仔腳是平整的花崗石封砌,門柱也是上等的花崗石林立下的,其門雖有門葉對聯,但仍顯現出其窄小的局面,所以他不是屋宇的大門,凸規厝的偏門,其規壁上的磚砌屬斗仔砌的「一甓一堵砌」之砌法。
此門為大厝身龍虎巷道上的「巷頭門」,又稱之為後尾門,後尾門是不同於後壁門的。大金門的民居建築極少見後壁門,僅偶見於古寧頭的少數民居之中,小金門的民居則大都流有後壁門,留有後壁門的建物可作為日後興建抰絡通道。後尾門的外部門栓常是用鐵條打製的,其門環也甚是簡單。
「栢葉為銘,椒花為頌」一聯源自於南朝開府(信)的「正旦辟惡酒,新年長命杯,栢葉隨銘至,椒花逐頌來」的詩句,意為正月初一票選要喝什麼酒呢?在這新年裡理應喝些顏長壽命的滋補酒類吧!栢葉和椒花兩種延壽與香氣馥郁的好酒,自古以來就受到人們的記載和歌頌的,所以說窗上瞼匾中的「栢葉為銘」是壽酒的名稱,而水車堵上的泥塑花框及框堵內的花樹清枝,作工精熟巧妙,餘韻猶然。
後尾門的門板,板上的門環和門栓嵌釘在色彩剝落的木直板上,門葉的紅漆也已淡去了鮮麗的容顏,約略還可以看到「文章華國」四個大字,訴說著過往的風華月。
民居建築前落凹壽內的向埕牆上枝堵身,堵上的圖式繁複,仔細一瞧堵上的四角有四隻拐子龍,中間也有花草拐子與螭首相連,圍成香爐形,此圖取意螭虎圍爐,爐是延續香火的象徵,也是寓意子孫綿延的意思,拐子花草龍是装飾也是祈福求吉的意思。
 四合院的前落厝其外觀的標準格局就如圖中所現的格式。捧楹下的凹壽裡掛著一對書寫著大紅字的吉燈,此吉燈一般是掛之於正廳的,俗稱為子婿燈,是閩南男性結婚時所張掛的燈,上書男子姓氏的郡望和燈號,郡望是記錄祖先的發祥地如王氏為,「太原衍派」,陳氏為「穎川衍派」,李家是「隴西衍派」燈號是記錄本支祖先的榮典事蹟,如陳氏的「太子太傅」,許氏的「金馬玉堂」,王家的「開閩第一」等皆是,但極少看到有人將吉燈掛在凹壽上的,此對燈籠上的文字寫法辨識,應非正式的吉燈才是。

Archives

數據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