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保障台澎安全的第一道防線,多次的戰火洗禮在這裡留下了不可抹煞的歷史痕跡 ; 長期的戰備需要則使得島上各項防禦工事極為堅強,金門因此被打造成一個枕戈特旦的戰地空間,其戰備設施,在當代已成為相關戰役深具和平與歷史意義的紀念物。

金門孤懸海上,沒有盤馬彎弓的餘地,而金門的花崗岩及花崗片麻岩隆起的地形,正適合將防禦工事深藏於地下。民國45年(1956年)起,軍方著手開鑿坑道,強化工事,使據點陣地、指揮、通信及庫存設施,逐步發展為地下化之永久工事。在「單打雙停」的日子裡,各項設施亦皆進行地下化。民國52年(1963年)國軍開始挖鑿小艇坑道(翟山、九宮)以利運補,民國51年(1962年)挖鑿擎天廳,民國67年(1978年)挖鑿花崗石醫院及迎賓館(坑道旅館)。民間亦多於住家附近挖鑿防空洞以自保,民國65年(1976年)起更於瓊林、金城等十二處進行戰鬥村地下化工事。

由國共內戰延續的戰場、冷戰對峙下的角力舞台、到孤軍奮鬥的反共跳板,金門在近代史上有其重要而突顯的歷史地位。而戰爭雖已遠去,戰火硝煙下遺留的史蹟仍在原地,無聲的訴說那段血淚交織的時代悲劇,在緬懷悼念之餘,更不要忘記其中所蘊含的歷史意義。

金門民防隊彈匣帶
電話機
金門民防隊防毒面具
民防警報器
煤油燈
軍用無線電

Archives

數據載入中...